专访华为董事徐文伟:我们要做点“吓一跳”的事情

发布时间:2020-05-06

  【环球网科技 记者 林迪】“华为战略研究院关注的是未来五到十年甚至更久远的发展,是0到1而非延续性的技术,完全是理论创新和发明。”日前,华为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在接受环球网科技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两年华为提出的“创新2.0”并不是吹一下牛,新成立的战略研究院就要做一些“不靠谱”或者“吓一跳”的事情。

  徐文伟进一步解释称:“我们所谓的‘不靠谱’是基于愿景、假设,基于对未来判断,围绕ICT(信息通信技术)领域重点投入研究基础理论的突破和前沿科学技术的发明。”

  没有基础理论突破和前沿技术发明,产业就没有未来

  “过去三十年华为的高速发展得益于已有的理论突破,例如香农定律、CDMA等。包括华为在内的通信企业做的事情是帮助这些理论实践化,即通过已有理论做技术、工程和解决方案方面的创新。我们定义为‘创新1.0’。”徐文伟对记者表示,“2017年开始,华为乃至行业都处于一个迷茫的状态,因为已有基础理论对现在行业发展已经成了一个瓶颈,所以未来必须向前探索,包括理论突破和基础技术发明两个方面,华为称之为‘创新2.0’。”

  他以香农定理和摩尔定律为例解释,“没有基础理论的突破和前沿技术的发明,产业就没有未来。”1948年发表的香农定律,现在几乎已经达到了它的极限;摩尔定律驱动了ICT的发展,以前每年性能指标提升1.5倍,现在只能达到1.1倍了,原来支撑通信信息产业50年发展的技术理论已经达到了极限。下一步怎么发展?这些都是ICT发展中的瓶颈所在。

  在他看来,未来行业的持续发展首先要实现科学理论的突破,其次是基础技术的发明。如果没有这两点,未来信息产业或者目前的通信领域将不会有换代式的进步。

  华为战略研究院的成立及其“不靠谱”

  对于具体的实施,华为在“2012实验室”之后成立了战略研究院,来统筹华为的创新2.0,实现全公司、合作伙伴、大学、科学院、研究机构等的共同合作。

  据环球网科技此前报道,2011年,华为整合成立了2012 实验室,作为华为创新、 研究和平台开发的主体,以构筑面向未来技术和研发能力,也被业界称为华为最神秘的部门甚至“中国黑科技最多的地方”。

  而以华为2012实验室为载体的研发主要分为面向未来的研究创新和支撑产品的开发投资,据了解,2012下设中央研究院、中央软件院、中央硬件院、海思半导体等二级部门,也包括了分布在各地研发中心的2012下属实验室。

  华为2012实验室之后为什么再成立战略研究院?徐文伟解释道:“战略研究院关注未来五到十年,甚至更久远的研究,而且希望是0到1的,不是延续性的技术,完全是理论创新和发明。而2012实验室会关注相对前沿,研发两到三年拿出产品化的整体体系。”

  华为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朱广平补充称:“比如,现在研究6G是用现有‘波’的技术去研究,就是2012实验室去做的;但是现在我们希望用灯光(可见光)来做通信,不一定靠谱,这就是战略研究院要做的,有可能把电子波和可见运用到6G技术,而6G至少还有10年的时间期限。”

  据徐文伟介绍,华为战略研究院于去年年底成立,4月16日,华为董事、公司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还以最新的身份——华为(ICT基础科学)战略研究院院长现身HAS2019(华为开发者大会),并面向全球阐述他口中的“不靠谱”项目。

  在采访中,他坦承,“目前来看,战略研究院虽然不是完全靠谱,但也不是完全不靠谱。在这个愿景驱动下,我们做的是有可能实现、但失败概率也很大的事情,这也是我们想要在创新方面领航世界的态度。”

  他举例称,摩尔定律现在已经到10纳米,下面是5纳米,5纳米下面就不太清楚会怎么样。因为10纳米时,已经没有多少原子可以去“切割”。摩尔定律是不是失效了呢?我买就要想办法,现在的原理是从大到小,那反过来的逻辑是从小到大(微观到宏观),最小的颗粒原子是不是可以被几个组合起来,即原子制造,这样通过原子搬运突破摩尔定律的限制,或许摩尔定律可以再增长100倍。

  华为“给钱”但不需回报

  徐文伟表示,面临着理论创新和基础技术创新的瓶颈,大学和研究机构是理论创新主力。华为和大学的合作也从原来的创新1.0进入到2.0,现在更多地支持大学基础技术、基础理论的创新,提供大量的Gift money和Funding money支持这些研究。他还透露,将通过每年3亿美金的合作经费,支持学术界开展基础科学、基础技术、技术创新的研究。

Copyright © 2012-2020(ent.multiic.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