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原行长:数字金融与数字货币

发布时间:2020-11-20

币友圈

韭菜集中地,拒绝镰刀!

关注

2018年12月20日,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博士,在清华大学数字金融资产大讲堂上发表了题为“数字金融与数字货币”的主题演讲。

李礼辉的演讲,主要分为信任机制和数字货币两个部分。币就有可能被虚拟货币取代。

中学教科书中,把货币的本质定义为一般等价物,有的学者认为货币的本质是一种关于交换权的契约,有学者认为数字货币是电子货币与实物现金的一体化。李礼辉认为数字货币是采用数字化技术的货币形式,具有法定地位、具有国家主权背书、具有发行责任主体的数字货币,构成法定数字货币。

英国、加拿大、荷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央行早在几年前宣布启动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研发,我们中国人民银行也早就启动了数字货币的研发。去年,发布了一个研究报告,内容涉及数字货币总体架构、技术标准、法定地位、发行业务,可见研究是比较深入的。

就在之前,周小川行长对数字货币做了比较全面的论述。他介绍了国际清算银行关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术语以及特性的讨论,他探讨了法定数字货币是数字还是物理,基于通证(Token)还是基于账户(Account),为零售服务还是为批发服务,借记型还是贷记型,锚定还是非锚定,加密还是不加密。

周行长还提出,私营部门也可以做基础设施,但私营部门参与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必须具有公共精神。他对公共精神也做了定义,所谓的公共精神是准备为公共服务,而不是准备借搞基础设施的特权或者优势,过多的为个人或者个体谋利益。如果我们利用区块链技术或者广义上的数字技术构建数字货币,理论上是可以实现高效率、高透明的。在这样的系统中,交易之间是可以点对点支付,而且可以保存完整支付信息,每一笔资金的起始和流动都可以被追踪。

所以,相对于传统货币,数字货币具备以下的优势:

1、可以直接支付、便捷支付、无现钞支付,有利于减少交易成本和货币流通成本,提高资金的周转效率;

2、中央银行可以将实时网点的数据对货币容量精准的调控;

3、资金流的信息可观察、可推动,从反腐败、反洗钱来看,高效率的资金信息的追踪能够实现更好的管控效果。

但是也看到,这几年,微信支付、支付宝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构建以信任、链接为纽带的支付和生活服务平台,突破了传统支付模式,已经实现10亿级的连接。微信支付、支付宝等新兴的电子支付方式,迅速渗透人们的日常生活,传统的现金,过去发展多年的ATM机,还有大银行卡交易的笔数都不断地缩减。

数字货币能不能替代传统的货币形式,能不能取代新兴的电子支付工具成为主要的货币形式和主要的支付工具,应该取决于四个关键因素:一、是效率更高;二、是成本更低;三、是具有商业价值的经济规模;四、是具备社会认可的可信性和安全性。

在数字金融资产的交易场景中,数字货币最有可能成为高效率的工具。去年7月,高盛获得美国专利商标局第一个数字货币的专利,这种点对点清算加密的数字货币,瞄准的是证券交易清算市场,以避免传统清算交易的风险。美国证券交易T+3,我们中国的证券交易是T+1,所以,高盛推出这样的加密数字货币瞄准的是美国的证券交易清算市场,进而解决传统金融潜在的这些延时和各种各样的风险。

虚拟货币

我们怎么样来定义基于区块链技术和供应链社区的“Coin”或者“Token”?现在,各国对于这两个词的定义有很大的不同,有的强调数字技术的特征,把“Coin”称作加密数字货币,有的强调金融属性,把“Token”称作通证,这样一些所谓的基于供应链社区的“Coin”或者“Token”当做一种证券交易工具来对待。

如果认同货币的本质,是一种关于交换权的契约,就应该强调交换权的经济以及其金融属性。无论是“Coin”还是“Token”,不仅在虚拟社区成为价值的标记和支付的工具,而且可以通过交易平台,与法定的流通货币进行交易,形成交易价格,所以它就具备了金融工具的属性。

因此,我们把Coin或者Token定义为虚拟货币可能更为贴切。同时,我们也应该明确,虚拟货币没有合格的发行责任主体,没有企业做支撑,也没有主权的信任背书,是谈不上法定数字货币。

2009年当比特币面世的时候,很少人能洞察未来。

“去年比特币价值很高的时候,很多人买了比特币,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时候,觉得自己腰包挺鼓,应该说那时候能够洞察未来的人很少。”

虚拟货币赖以生长的深层次原因

第一个是虚拟货币赖以生存的技术土壤。在去中心化的架构的公有链中,或者说这种公有链本质上是属于自规则的自组织,在这样的社区通行什么?通行网络共识的治理机制和发行虚拟货币的激励机制,虚拟货币是参与者认同的等价物和支付工具。

第二个是虚拟货币赖以生存的经济土壤。有的人说虚拟货币如果政府不让它作为支付工具,它就一文不值,在李礼辉看来,虚拟货币还是有它的经济土壤的。

虚拟货币发行的数量是有限的,而且总市值只是法定货币的九牛一毛,对于法定货币的地位应该说谈不上什么威胁,但是法定货币的地位并非是坚不可摧的,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地位本质取决于公众的信任,法定就是加强公众的信任。

贝壳作为原始的货币并非由于法定,大家到货币的博物馆里可以看到,那时候的贝壳还有别的东西都是原始的货币形态。

贝壳能够成为货币是因为公众认可的等价的属性,如果不能保持经济发展和金融的稳定,如果不能保持法定货币有竞争力的便利性,法定货币就有可能被虚拟货币取代。

发展趋势

更值得大家关注,就是发达国家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态度发生转变,有可能影响虚拟货币发展的态势。首先来看日本。日本侧重于数字金融市场的开放,日本虽然强调虚拟货币的监管,但是主导性的政策是开放金融市场。然后是新加坡,它侧重于数字金融的创新实验。新加坡和其他有些国家,他们在监管沙盒的机制下,给予虚拟金融有限制的合规性。我们需要更多研究的是美国。美国做得比较规范,他们侧重于数字金融市场的规范,美国《虚拟货币业务统一监管法》草案对区块链及区块链的分布式帐本、可信数据、创造信任、快速、快靠等等的价值予以肯定。

传播正能量 转发是你对本文最大的支持 谢谢!

更多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赞赏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Copyright © 2012-2020(ent.multiic.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